陳S ir揚言(第150 9期)
  到底是什麼鍛造了貪官們畸形的多重人格?
  當貪官過堂,他們是什麼表情?南都記者作了一個獨特的觀察報道:細數近兩年來廣州那些落馬官員的受審表情。於是我們就看到了這些“貪官表情”:有人洋洋灑灑百般辯解,有人則會痛哭流涕強調自己年老多病,有人在交代罪行時會不經意走神回憶起昔日榮光,還有人則一臉微笑寥寥數語,悉數認罪不拖泥帶水。昔日身居廟堂、手握公器的官員們,在位之時自然是信心滿滿昂首闊步,然其一旦落馬,卻是如此斯文掃地不堪入目。
  現在我好奇的是,他們沒有落馬之前是什麼表情?他們說一不二的時候是什麼表情?他們把人往死里整的時候是什麼表情?他們在臺上道貌岸然口水花噴噴的時候是什麼表情?他們走訪貧困百姓的時候是什麼表情?他們在拍板決策做一件順民心得民意的好事的時候是什麼表情?再好的演員也沒有這樣出色的表演啊!這是多大難度的表演啊,不是一次兩次一場兩場,而是大半輩子直到鋃鐺入獄才能卸妝。倘若如此,不要說越貪越多會把自己嚇死,光是天天都要表演累都要累死。
  我相信,能做官而且能越做越大官的人個個都是人王,用現在的話來說就是精英。否則為什麼成千上萬的人都不行,偏偏就他行呢?我也相信,無論是誰,在當上官之初都會懷有抱負為社會為百姓或者為自己的專業領域做一些事情,最好能夠留名青史。接過委任狀之日就下決心要貪多少錢的新官估計不會太多。但是,為什麼有一些人官越做越大,錢越貪越多,口碑越來越差,到落馬後前後形象落差越來越大呢?一言以蔽之:到底是什麼鍛造了他們畸形的多重人格?
  他們對腐敗恨之入骨是真的,他們自己貪污也是真的;他們見到老百姓日子難過不禁落淚是真的,他們花天酒地一擲千金也是真的;他們叱吒風雲一言九鼎難題迎刃而解是真的,他們與二奶三奶黏黏糊糊不清不楚蠅營狗苟也是真的;他們落馬前牛屁哄哄對自己麾下的所有人不屑一顧是真的,他們落馬後在法庭上痛哭流涕也是真的。正是這種多重人格使貪官們在落馬前的每一分鐘都活得不累,相反是春風得意馬蹄疾。直到紀委來敲門了,他們才只剩一種人格得以在現實中留存——— 囚徒。
  看到這組“貪官庭審表情”,或許會讓人產生如此後遺症:在電視上看到一個人慷慨激昂,情不自禁地走神聯想:以後他在法庭上會是什麼樣子?他說的話,他自己相信嗎?
  貪官的話我們有時候不得不信。比如說,被控受賄400多萬元,另有600多萬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的廣州市城管局白雲分局太和鎮執法隊原隊長王寶林的肺腑之言:“我不是大菩薩,也不是小鬼。”王寶林受審時稱,這些受賄都是中間人介紹的,“中間人都在當地有權有勢,我不敢得罪,不想成為他們的敵人。”他將城管中隊比喻成一座廟,“廟裡有很多菩薩,他們到廟裡來上香,肯定不是只給我一個上。”
  現在對已經下馬的官員說什麼都沒用了,他們已經成為了過去式。我只想對在位者說一句,關山萬重,有時候只是一步之遙。有一句很土的話說:命運掌握在你自己的手中。□陳揚  (原標題:你看你看,貪官的臉)
創作者介紹

清潔劑

fg22fgfsd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